網站首頁  
縣區頻道: 湖濱區澠池縣陜州區盧氏縣義馬市靈寶市
政務
中原經濟區 政策法規 業務指導 職稱教育
檔案科研 檔案學會 黨建 精神文明 廉政
資訊
通知公告 檔案新聞 檔案電子期刊
中原經濟區專題檔案
互動
網上調查 館藏珍品展廳 民國徽章展
利用天地 檔案征集 檔案技術
檔案文件查閱
已公開現行文件查詢 開放檔案目錄
音視頻檔案 歷史記憶 本地沿革
 歷史時空
茅盾:一代文學巨匠的樸素情懷
作者:陸亞芬  來源:中國檔案報  更新時間:2019/6/13

    茅盾(1896-1981),原名沈德鴻,字雁冰,浙江桐鄉烏鎮人。茅盾是20世紀中國文學史上著名小說家、文學評論家。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茅盾擔任了中央人民政府文化部部長職務,并主編《人民文學》雜志。他先后當選為第一屆至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第一屆至第五屆政協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和第四屆、第五屆全國委員會副主席。

    2007年初,茅盾之子韋韜先生向浙江省桐鄉市檔案館捐贈了家中全部有關茅盾的手稿資料。其時間跨度為1941年至1981年,整整40年。該批資料載體豐富,包括紙質、錄音、光盤、照片、實物等。尤為引人矚目的是,占比最大的紙質資料中,絕大多數為茅盾撰寫的日記、回憶錄、書信、小說、詩詞、文藝評論、讀書筆記、譯文等手稿,總數達662件,11283頁。這些手稿反映了茅盾的文學創作活動與文藝理論思想,也反映了茅盾的政治活動歷程和生活情況,是研究茅盾及中國現代文學史的重要參考資料。

    文獻遺產名稱:茅盾珍檔——日記、回憶錄、部分小說及書信、隨筆等手稿

    文獻形成年代:1941年-1981年

    文獻數量:662件(11283頁)

    文獻保存者:浙江省桐鄉市檔案館

圖片17.png

1951年,茅盾夫婦寫給兒子韋韜和兒媳陳小曼的新婚賀信。

父母雙親寫給兒子、兒媳的新婚賀信

    在浙江省桐鄉市檔案館館藏檔案中,最珍貴的莫過于茅盾的手稿。這些手稿,真實地再現了茅盾日常生活的點點滴滴,也清晰地記錄了他的文藝理論思想和生活情況。更為可貴的是,這些手稿向我們展示了一個全面、完整的茅盾形象:他不僅僅是我們所熟知的在國內外擁有崇高聲望的文學巨匠,更是一位可親可敬的長者、一位慈愛仁和的父親。這從茅盾寫的一封“家書”中可見一斑。

    這封特殊的“家書”一展開就很奪人眼球。它與普通信紙不同,玫紅色的信紙色彩艷麗,滿紙喜慶。小楷字跡清麗雅致,賞心悅目。這是茅盾夫婦給兒子韋韜、兒媳陳小曼的新婚賀信。1951年9月15日,適逢中秋佳節,是茅盾的兒子韋韜的婚期。婚禮前夕,茅盾夫婦特地精心制作了這封情辭懇切的賀信,以慶祝兒子、兒媳新婚之喜。信中這樣寫道:

    祝韋韜、小曼結婚之喜

    我們為你倆祝福:開始共同的快樂的生活,建立新的美滿的家庭;

    我們為你倆祝福:在生活上,學習上,工作上,互相幫助,互相督促,相敬相親;

    我們為你倆祝福:在新中國的建設中,服從祖國的號召,恭恭敬敬,誠誠懇懇,老老實實,努力做一雙有用的螺絲釘;

    我們為你倆祝福:在偉大的毛澤東時代,在偉大的黨的教育下,有無限光明燦爛的前程!

    你倆的爸爸和媽媽:沈雁冰 孔德沚

    這一年,時任新中國第一任文化部部長的茅盾,與夫人孔德沚共同生活在北京。其子韋韜和兒媳陳小曼則在南京軍事學院工作。他們曾是北京外國語學校俄語系的同班同學,茅盾夫婦很喜歡這個兒媳。當時雙方很難見上一面,每年只能利用春節的幾天假期在北京團聚一下。以家書交流近況,是這對聚少離多的父子常用的方式。書信中,茅盾常常對韋韜的生活、學習、工作等諸多方面提出意見或給予指導。在韋韜成家之際,更是給予了人生方向性的指引。

    家書傳遞祝福和溫暖。在這封由北京遙寄南京的新婚賀信中,飽含著長輩對新婚夫婦經營好小家庭、服從號召、報效祖國的殷切期望,也滿載了父母雙親對兒子、兒媳濃濃的衷心祝福,堪稱中國式親情表達的典范。

不吝扶植的一朵“百合花”

    在桐鄉市檔案館館藏的茅盾檔案中,有大批茅盾的讀書筆記、文藝評論筆記等手跡。這些寫在出版物、復印件和“廢紙片”上的手跡,同樣彌足珍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茅盾文學活動的重點從文學創作轉移到評論方面,開始不遺余力地培植新秀,為青年文學家指引方向。這就需要花大量的時間來閱讀作品,在這個過程中,茅盾在很多作品上留下了閱讀批注。其中,有一件名為“茅盾對茹志鵑小說《百合花》的閱讀批注”就是一個例子。

    該檔案紙張邊緣略有破損,紙張顏色陳舊泛黃,從材質和尺寸規格來看,應當是雜志內頁,共4頁,內容完整。首頁反面邊緣手寫有“延河,1958年3月”的字樣。據此可以斷定這應當是從《延河》雜志1958年3月刊上撕下的。文章標題為《百合花》,作者茹志鵑。在通篇整整齊齊的印刷字體之外,較為醒目的是,有整整10處點評文字,還有17處文字下方畫有橫線,有的是用紅筆,有的是用鉛筆,這些都是茅盾書寫的閱讀批注。

    《百合花》是當代著名女作家茹志鵑的成名作。小說以解放戰爭中的淮海戰役為背景,描寫的是1946年的中秋之夜,在部隊發起總攻之前,小通訊員送文工團的女戰士“我”到前沿包扎所,和他們到包扎所后向一個剛過門3天的新媳婦借被子的小故事,表現了戰爭年代崇高純潔的人際關系,歌頌了人性美和人情美。而當年《百合花》被廣為推崇,與茅盾的這篇評論《談最近的短篇小說》有直接關系。那么,茅盾為何會在這篇文章中評論茹志鵑的《百合花》呢?我們可以從這些閱讀批注中找到答案。

    從作品《百合花》旁邊的批注中可以看出,茅盾的點評具體而富有針對性。在小說開頭,茅盾就充分肯定了茹志鵑刻畫環境的白描手法:“沒有用什么形容字,然而十分動人。”接下來的點評可以感覺到茅盾讀得極為仔細,他指出上下文聯系的就有4處,在旁邊分別寫下批注“和后面對照”“為下文先作準備”和“再照應前邊”等,并在上下文中均用紅筆畫出橫線。對于表示認同的,直接用“很好”二字表達,對于幾處特別欣賞的,用較長文字點評:“描寫新媳婦的打扮和面貌,很有必要”,“忙里偷閑插一段回憶,不見累贅,卻更增氣氛,因為馬上聯系到通訊員”,“這里都寫得好,不寫通訊員,只寫臉,只寫撕破的布條”。

     3個月之后,茅盾的《談最近的短篇小說》一文發表在《人民文學》1958年6月刊上。文中,茅盾不吝筆墨,充分肯定《百合花》人物形象“由淡而濃,好比一個人迎面而來,越近越看得清,最后,不但讓我們看清了他的外形,也看到了他的內心”。同時,還稱贊《百合花》在創作方法上“善于用前后呼應的手法布置作品的細節描寫,其效果是通篇一氣貫串,首尾靈活”。在“展開故事”和“塑造人物”兩個方面,“盡量讓讀者通過故事發展的細節描寫獲得人物的印象;這些細節描寫,安排得這樣自然和巧妙,初看時不一定感覺到它的分量,可是后來他就嵌在我的腦子里,成為人物形象的有機部分,不但描出了人物風貌,也描出了人物的精神世界”。這些評價文字,幾乎能與茅盾之前的閱讀批注一一對應。

    《百合花》發表前后,恰逢茹志鵑的生活與創作都面臨極大的挫折。因為《百合花》幾次寄出均被拒退回,盡管后來在《延河》雜志上發表,但據茹志鵑描述:“并不那么高興。它的遭遇,使我已認定了它是一個丑小鴨。”當時,茹志鵑的丈夫被戴上右派帽子,茹志鵑成為右派家屬。正是在這個時候,茅盾這位文學巨匠,竟然把目光落在了這篇6000多字的文學作品上,而當時兩人素不相識,這對于茹志鵑來說,得到的是怎樣一種力量和鼓勵啊!正是由于茅盾的這篇評論,才讓萎靡的“百合花”重新綻放。這也成為當時文壇的一段佳話。

    通過檔案,我們可以從中看出:作為父親,茅盾用書信的形式向子女傳達著親情與溫暖;而作為一代文學巨匠,他又不遺余力地幫助和扶持著新人,這讓我們更加多維度了解到茅盾先生巨大的人格魅力和樸素情懷。

    原載于《中國檔案報》2019年5月24日 總第3377期 第四版


友情鏈接

澳洲幸运8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