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縣區頻道: 湖濱區澠池縣陜州區盧氏縣義馬市靈寶市
政務
中原經濟區 政策法規 業務指導 職稱教育
檔案科研 檔案學會 黨建 精神文明 廉政
資訊
通知公告 檔案新聞 檔案電子期刊
中原經濟區專題檔案
互動
網上調查 館藏珍品展廳 民國徽章展
利用天地 檔案征集 檔案技術
檔案文件查閱
已公開現行文件查詢 開放檔案目錄
音視頻檔案 歷史記憶 本地沿革
 歷史時空
“把全黨變成一個大學校”
作者:王 勤  來源:中國檔案報  更新時間:2019/6/13

——毛澤東在延安在職干部教育動員大會上的講話

    1938年是全面抗戰爆發的第二個年頭,中國共產黨領導廣大抗日軍民,一方面配合正面戰場,阻擊日軍的瘋狂進攻,另一方面放手發動群眾,先后建立了晉察冀抗日根據地、晉西北和大青山抗日根據地、晉冀豫抗日根據地、晉西南抗日根據地、山東抗日根據地、華中抗日根據地,并鞏固了陜甘寧邊區根據地。為了壯大黨的力量,奪取抗日戰爭的勝利,1938年3月15日,中共中央作出了《關于大量發展黨員的決定》。經過近一年的黨員發展工作,1938年冬,軍隊中黨員的比例已經超過20%,連以上干部幾乎都是黨員。在中共中央正確方針的指導下,到1938年底,中國共產黨黨員人數已從全國抗戰開始時的4萬多人發展到50余萬人,成為具有廣泛群眾基礎的大黨。黨員數量的快速增長也使得黨對他們的教育和培養,特別是提高黨員干部的文化、政治素質顯得尤為重要。為此,中共各級黨組織普遍建立了干部在職學習制度,這是在毛澤東大力倡導下所形成的。

毛澤東倡導學習運動

    1939年5月20日,毛澤東同志在延安中央干部教育部召開的學習運動動員大會上發表重要講話,提出“要把全黨變成一個大學校”。他指出:“共產黨在全國的黨員過去是幾萬個,現在有幾十萬,將來會有幾百萬,這幾十萬、幾百萬共產黨員要領導幾千萬、幾萬萬人的革命,假設沒有學問,是不成的,共產黨人就應該懂得各種各樣的事情。因此,要領導革命就須要學習”,“共產黨員不學習理論是不對的,有問題就要想法子解決,這才是共產黨員的真精神”。毛澤東同志引用古人的話說:“人不通古今,馬牛而襟裾。”他接著說道:“人不知道古今,等于牛馬穿了衣裳一樣……延安的人要通古今,全國的人要通古今,全世界的人也要通古今,尤其是我們共產黨員,要知道更多的古今。通古今就要學習,不但我們要學習,后人也要學習,所以學習運動也有它的普遍性和永久性。”

學習時間是擠出來的

    1939年抗日戰爭進入相持階段,由于日軍作戰逐步轉向抗日敵后戰場,而國民黨實行消極抗日、積極反共政策,各根據地的財政經濟日益困難,平時前方打仗,后方的生產任務也很重。面對學習的要求,很多人都提出沒工夫和看不懂的困難。毛澤東在講話里很好地回答了如何開展學習的問題,他說道:“在忙的中間,想一個法子,叫做‘擠’,用‘擠’來對付忙。好比開會的時候,人多得很,就要擠進去,才得有座位。又好比木匠師傅釘一個釘子到木頭上,就可以掛衣裳了,這就是木匠向木頭一‘擠’,木頭讓了步,才成功的。”在針對廣大黨員干部提出看不懂的問題時,毛澤東說:“看不懂也有一個辦法,叫做‘鉆’,如木匠鉆木頭一樣地‘鉆’進去。”毛澤東認真分析了各種情況,提出:“正面搞不通,可以從旁的方面著手,如打仗一樣,頑強的敵人,正面攻不下,就用旁襲側擊,四面包圍,把它孤立起來,這樣就容易把它攻下。學習也是一樣,正面的東西一時看不懂,就從旁的東西看起,先打下基礎,就可以一點一點地搞通正面的東西。”

圖片10.png

 1939年5月20日,毛澤東在延安在職干部教育動員大會上的講話稿(部分)。中央檔案館藏

毛澤東帶頭參加學習運動

    毛澤東在號召全黨開展學習運動的同時,身體力行博覽群書帶頭參加學習運動。1937年1月,毛澤東致電李克農:“請購整個中國歷史演義兩部(包括各朝史的演義)。”1938年1月,他又在給艾思奇的信中寫道:“我沒有《魯迅全集》,有幾本零的,《朝花夕拾》也在內,遍尋都不見了。”由此表露出他盼望閱讀魯迅作品的急切心情。8月,魯迅先生紀念委員會編輯的20卷本《魯迅全集》在上海出版,經過我黨地下組織的努力,毛澤東得到了一套,此后這部書就成為毛澤東的案頭書。他在《新民主主義論》中,稱贊魯迅是“文化新軍的最偉大和最英勇的旗手”,“是在文化戰線上,代表全民族的大多數,向著敵人沖鋒陷陣的最正確、最勇敢、最堅決、最忠實、最熱忱的空前的民族英雄”。此外,從毛澤東給謝覺哉的信中還可以看出毛澤東這段時間還在讀南宋洪邁撰寫的《容齋隨筆》等書。由于毛澤東以身作則帶頭讀書學習,在延安掀起了一場學習運動的高潮。

全黨“都要進這個無期大學”

    毛澤東在講話中一再強調:“學習一定要學到底,學習的最大敵人是不到‘底’。自己懂了一點,就以為滿足了,不要再學習了,這滿足就是我們學習運動的最大頑敵,今天開會后要把它克服下去。”在講話最后,毛澤東信心滿懷地說道:“在座的同志,全黨的同志,研究學問,大家都要學到底,都要進這個無期大學。要把全黨變成一個大學校。學校的領導者,就是中央。各地方黨部,八路軍、新四軍、游擊隊,都是這個大學校的分校。全黨同志以及非黨的戰士們,都須進這個學校。”在毛澤東的號召下,延安的廣大黨員干部紛紛投入學習研究活動,不僅提高了廣大干部的理論水平,還取得了很多學術成果。較突出的有:何干之的《中國民族戰爭史》《中國革命運動史》;范文瀾的《中國經學簡史演變》(提綱)《中國通史簡編》《中國近代史》上冊;呂振羽的《簡明中國通史》;鄧初民的《中國通史簡編》和《中國社會史教程》等等。

    綜上所述,毛澤東同志倡導的“把全黨變成一個大學校”的設想,不僅宣傳了黨的理論知識,提高了廣大黨員干部的知識水平,而且還取得了眾多學術成果,真正把全黨建成了一所名副其實的大學校。

    原載于《中國檔案報》2019年5月17日 總第3374期 第二版


友情鏈接

澳洲幸运8预测